天津大学知名博导“技术诈骗”致河北商人损失超2亿元

宏图财经网   admin   2019-06-29 05:28

  【环球网 记者 陈进】4年投入2.6亿元,却被告知企业核心技术涉嫌造假,河北商人王增良将无奈与天津大学对簿公堂,是天灾还是人祸?这场闹剧将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又将牵扯出什么骇人听闻的故事,整个事件目前正在复盘中。

  庭审判决引出科技骗局

  2016年7月,作为曾出资推动天津大学张卫江团队攻克硼同位素分离技术的企业,天津锟桥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锟桥公司”)在获悉该技术“取得成功”并被高价转让给河北商人王增良后,将天津大学诉诸法院,试图通过司法渠道主张利益分成。王增良作为第三人出庭。

  庭审中,天津大学出具一份盖有学校公章的《硼同位素技术成功产业化技术可行性论证的专家意见书》称,该校科研院认定硼同位素分离技术尚不成熟,不具备成果产业化的充分条件。

  这份意见书让锟桥公司感到费解,因为关于天津大学与王增良硼同位素分离技术项目合作的新闻报道彼时已是铺天盖地。

  这份意见书也让庭审现场的王增良感到一阵眩晕。因为在几年前,他也曾看到过一份天津大学出具的鉴定报告,不过,那份报告宣称硼同位素分离技术“中试”已经取得成功,且具备了产业化的充分条件。

  同一项技术,天津大学却出具了前后完全矛盾的两份证明。王增良此时意识到,他可能陷入了一场科技骗局。

  王增良经营煤矿和碳素制品起家,2012年,在经过在反复沟通、深入了解后,王增良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随即决定从天津大学购买该技术专利并投资生产。

  2012年7月,河北卡布尔碳素制品销售有限公司(下称“卡布尔公司”)与天津大学签订《硼同位素分离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约定,卡布尔公司负责简称该项目的产业化装置投资,天津大学负责提供生产技术,张卫江及其博士徐姣作为项目技术持有人和联系人,负责技术交付、技术指导工作。合同还约定,技术转让费为3000万元,分5期支付。

  环球网财经注意到,在这份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上面,天津大学加盖了公章,张卫江在上面签了名。2012年9月24日,王增良代卡布尔公司向天津大学支付技术转让费600万元。支付凭证显示,收款户为“天津大学”。

  根据双方签订的《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如按25吨/年的产量计算,技术转让费、采购设备等费用需1.5亿元,但上马后只需6个月就能收回成本,当年即可实现5.5亿元的收入,除去成本,净利润可达4亿元。

  硼同位素产品广泛用于核工业及军工,如富集硼10等产品,国际市场价格昂贵,目前主要来源于国外采购,且大规模购买并非易事。

  庭审现场,张卫江承认:该科研项目曾由天津市科委委托其所在的天津大学科研团队进行,并结项,但在结项过程中张卫江团队在关键问题上进行了作假,而评定专家根据其作假内容作出了“中试”成功认定。

  “这个打击太大了,过去4年我都在为这个项目奔波。对我而言,不只是2.6亿元投资可能会打了水漂,已经规划好的企业发展路径也全部被推翻。”王增良说。

天津大学知名博导“技术诈骗”致河北商人损失超2亿元

该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上,天津大学加盖了公章,张卫江也签了名。

  2亿元基建项目停摆

  2012年10月,为推进硼同位素分离技术项目进展,卡布尔公司牵头注册了中邯硼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邯硼业”),该公司主营业务是硼稳定同位素系列新材料研发和产业化生产和销售。值得注意的是,天津大学张卫江技术团队在中邯硼业占股40%,但2000万股本金按约定是卡布尔公司提供的。

  河北邯郸市冀南新区工业园内,中邯硼业255亩区域内,科研楼、办公楼、车间等基建已于2015年底完工。王增良说,由于高度信赖天津大学,他已经在技术转让费、基建、设备等方面投入了2.6亿元。“作为高新技术产业,这个项目也被列为河北省重点项目,获得省市两级共1000万元的财政补贴。”王增良说。

  王增良表示,在25吨/年的工程基建中,频频伸手要钱的张卫江突然提出上马一套2.5吨/年产能的设备其他暂缓,这让王增良心里一颤,他不禁想到天津大学业内人士曾经的“酒后真言”。“曾经有熟悉硼同位素分离技术和张卫江的天津大学人士在告诉我,张卫江的‘中试’根本没成功,劝我慎重。”王增良说。

本文为宏图财经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htcj888.com)。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词: 天津大学,张卫江,技术诈骗,硼同位素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天津大学,张卫江,技术诈骗,硼同位素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